江西11选5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江西11选5中国文学- 小说

花冠病毒

  • 定价: ¥59.8
  • ISBN:978751251199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国际文化
  • 页数:351页
  • 作者:毕淑敏|责编:李璞
  • 立即节省:
  • 2020-04-01 第1版
  • 2020-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2020年毕淑敏重磅畅销小说独家授权全新修订版。
    本书是一部震撼心灵的优秀抗疫文学。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时期,助人自助心理疏导必读经典书。正如作者所言:读这本小说,有一个小小用处——倘如某一天你遭逢瘟疫,生死相搏,或许你有可能活下来。
    一部提前跑在中国现实整整八年的预言式小说!书中惊天预警20NN年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一语成谶!被网友惊呼“神预言”的一本警世奇书!

内容提要

  

    20NN年,一种极其凶猛罕见的嗜血病毒——“花冠”,突袭有1000万人口的中国燕市,人类与病毒之间的殊死大战拉开帷幕!民众生命陷入危机,没有任何人能置身事外。亲临一线的科研教授于增风,以身试毒不幸身亡,他给这种古老生物赋予一个艳丽的名字——花冠病毒。全城戒严、人心惶惶之际,拥有心理学背景的女作家罗纬芝临危受命,成为亲临抗疫一线的采访组成员。她深入了解了这场巨大瘟疫中方方面面的战况和应对灾难之策,体察到普通人濒临死亡时的心理困境。疫情万分危急,各方势力都想从这场人与病毒的生死相搏中获取既得利益……
    罗纬芝不幸也身染瘟疫,命悬一线。当她得到解药获救后,陷入了更深刻的反思与救赎。无法逃脱的命运之战,人类将如何面对?人类与病毒的较量,将把我们带往何方?人类如何构建内在的心理能量,战胜突如其来的险恶困境?!

媒体推荐

    毕淑敏即使做了小说,似乎也没有忘记她的医生的治病救人的宗旨,普度众生的宏愿,苦口婆心的耐性,有条不紊的规章和清澈如水的医心。她有一种把对人的关怀和热情悲悯化为冷静的处方的集道德、文学、科学于一体的思维方式、写作方式与行为方式。
    医学是科学。医学是高科技。医心是天使的心、菩萨的心,济世救危,助弱扶伤,杨枝净水,慈悲为怀。爱心是主干,责任是永久,使命是奉献。
    她正视死亡与血污,下笔常常令人战栗,但主旨仍然平实和悦,她是要她的读者更好地活下去、爱下去、工作下去。
    她确实是一个真正的医生,好医生,她会成为文学界的白衣天使。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艺术家 王蒙

作者简介

    毕淑敏,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她是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北师大文学硕士、心理学博士方向课程结业。
    她是华语世界深具影响力女作家,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月报》第四、五、六、七、十届百花奖,《当代》文学奖,陈伯吹文学大奖,《北京文学》奖,《昆仑》杂志文学奖,解放军文艺奖,《青年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七届“中国时报”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六届《联合报》文学奖等各种文学奖三十余次。
    她是与世界温暖相拥的人,走过七十多个国家,探寻野性的非洲,思索中南美洲的文明,登临世界的尽头——北极点。

目录

再版序
自序
引言
  燕市花冠病毒死亡人数超过100,抗疫指挥部公开发布信息为25人
Chapter 1
  你让我窃取花冠病毒株,还说它是莲花
  你是谁?中情局?克格勃?抑或摩萨德?
Chapter 2
  总指挥的身体语言是“木乃伊型”
  请想象肝肠寸断是什么样子
Chapter 3
  24 层厚的消毒口罩,都到哪里去了?
  保障供应,就是和人民的一场对赌
Chapter 4
  火葬场人满为患,三天后死尸会上街
  没有特效药,整个城市将沦为C区
Chapter 5
  史前病毒掀开羽绒被,重出江湖
  特别危险,杀手藏在无瑕冰川内
Chapter 6
  一个盒子里,需要塞进三双鞋
  一具死于花冠病毒的尸体,会感染100个人
Chapter 7
  雕花楼梯出自意大利顶级大师之手
  这里不能再藏萄酒了,永远永远
Chapter 8
  病毒用一万年的时间把恐龙杀死
  我们只有等待今夏炙热的阳光
Chapter 9
  生死相交时刻,人的情欲会格外强烈
  香草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和朗姆酒相遇
Chapter 10
  冰地球上第一个大面积消失的陆地是澳大利亚
  胶带缠紧包裹后写上“剧毒!万勿打开!”
Chapter 11
  于增风告自己的女朋友预谋杀人
  从C区到O区,每人要戴脐橙头盔
Chapter 12
  身体在诱惑下像充满了坑洞的粉色海绵,鲜艳欲滴
  罗纬芝好像是集中营中的犹太女,而他是纳粹军官
Chapter 13
  痰中血丝,像要打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科学家,你临死遗留下的病毒在人间扩散
Chapter 14
  亿万只病毒的嘴巴,噬咬肌体化成脓水
  蓝盏小瓶中的白色粉末,恰像一个符咒
Chapter 15
  是否发布中国大陆全境进入传染病紧急状态令
  你如何判断207住客是安睡而非昏迷抑或死亡
Chapter 16
  天堂里有卷草云纹的屋顶,窗帘上镶满珠串般的缨络
  请记住我们与千万人的约定,不然你会有生命危险
Chapter 17
  病毒的星星之火,会以燎原之势蔓延
  我们定下暗号,白娘子和法海还有馒头
Chapter 18
  到哪里去找法海?今晚你会不会来?
  谁拿到了毒株,谁就占有了一座钻石矿
Chapter 19
  千辛万苦深入虎穴采来毒株,却无一存活
  将尸体剒骨扬灰播散世界,惨烈后果如何
Chapter 20
  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现在正以人类的大溃败向前推演
  葡萄酒窖改成的尸库可有灵异发生?比如僵尸和吸血鬼
Chapter 21
  酒窖深处的尸体复活后必定羸弱无比
  科学、病毒还有钱,都是没有国界的
Chapter 22
  你所说的位置是国家特殊管辖区,我们无法进入
  病毒株交给战争狂人,威力可比原子弹更加惊悚
Chapter 23
  即使有一天人类消亡了,病毒依然喜笑颜开地活着
  每平方厘米大约有97个汗腺,现时个个泌出冷汗
Chapter 24
  每个人,实际上都是泡着钻石和铅笔芯的一桶水
  白娘子的真名实姓,就是92种元素当中的一种
Chapter 25
  她看到了一根血红的管子,正从自己胳膊的血管中汲取血液
  爱情会发生在人生幽暗之处,萌动于虎狼出没肝胆欲碎之时
Chapter 26
  休息不好、生活在空气恶劣、缺氧环境的领导,很可能会出昏招
  不能和松鼠、喜鹊、蘑菇、小鱼在一起,孩子也不想活了
Chapter 27
  是谁四次半夜三更拨打市长电话
  让他孙子患病,就得到了医疗通行证
Chapter 28
  将五倍药粉在同一时间服下,我以我身证明它的安全
  您可记得白娘子为何被压在雷峰塔下?起因是盗了仙草
Chapter 29
  为什么横刀跃马所向披靡的白娘子,此时折戟沉沙
  和上帝刚打完了一架再打一架,力图修正神的笔误
Chapter 30
  好消息是披金戴银的红马,平添助力喜上加喜
  藏着风筝的树洞,玻璃上留下了花蕾般的唇印
Chapter 31
  魔爪下的逃生者,有多少血液支持奢侈疗法
  他记不住她的名字,那不过是一味药材
Chapter 32
  炼金术士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起,加上魂魄
  中午12时你一定要从窗户跳出,我带你逃离此地
Chapter 33
  导师充满大胆雄奇的想象,凡享受上无能的人多半也缺乏想象力
  像臭鸡蛋一样充满了火药味的硫磺,和红烧肘子涮羊肉是连襟
Chapter 34
  化作穿越漫漫时光的宝石,以金刚之身走一遭,光焰灼灼永不破碎
  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你,认识你,爱上你,都在宇宙大爆炸时候注定
Chapter 35
  中国国家药监局受理了10009种新药报批
  悄声说我们的媒人是病毒
Chapter 36
  英姿勃发杨柳万千,背影上找不出男女年龄差异
  变成一粒小小太阳,熔化凝聚的冰晶再享深吻
Chapter 37
  99% 的医生都会拒用形迹可疑的白娘子
  孙悟空开出的药引子:鲤鱼尿炼丹灰五根龙须
Chapter 38
  淡漠和寻死倾向,是抑郁症的核心症状之一
  多次笑容之后,人就忘了自己先前想拒绝的是什么
Chapter 39
  一公斤药物,比十公斤黄金的价格还要贵
  把花冠病毒这匹脱缰之马,重新约束入厩
Chapter 40
  教授化身病毒,断言和人类必将再次血战
  20NN年9月1日,燕市彻底战胜了花冠病毒

前言

  

    我想你此刻在家,窗外已是春天。
    居家隔离,家就成没有硝烟的战场。滚动播报的疫情数据,牵动亿万人心。
    清楚记得,当听到钟南山院士说到新冠肺炎人传人信息时,顿觉五雷轰顶,肝胆俱颤。
    17年前,我受中国作协派遣,在“非典”突袭北京的时候,深入前线,采访疫情。我深知人传人的凶猛。
    那时,身患癌症晚期的母亲与我同住,她鼓励我放下自身一切,放下她的临终重病,响应征召,火速奔赴前线。
    作为作家,我曾走访抗击非典一线医生、护士、病患,去了外交部、国家气象总局、军事医学科学院等机构,采访各级卫生防疫部门……
    如今,母亲已在天堂,病毒又一次肆虐人间。
    采访之后,我没有动笔,而是陷入长长思考。我开始读书,除了哲学和历史之外,还有人类灾难史、瘟疫史、病毒学、群体心理学、说谎心理学等等。我曾经什么都不愿写,因为做出预判太难了。不信你想,即使在资讯如此发达,手段如此先进,包括拥有卫星侦测数据的当今,天气预报还常常出错。在预报风和日丽的时候,你被暴雨淋成落汤鸡。然而,我曾经保家卫国的军人职责,我曾经救死扶伤的医生使命,都时刻提醒我,绝不可轻言放弃。我在睡眠中会不断梦到各式病毒,确信它们潜伏在人类进步的阶梯旁,伺机重出江湖。我梦到妈妈殷殷嘱托我要把作品完成,其中也渗透着她日夜不息的隐忍病痛和望我不辱使命的期待。更还有,我作为一个作家的铁肩担当和沸血激荡。
    8年沉淀和酝酿,1年伏案疾书,终于完成《花冠病毒》书稿。我的初心,希望它永是预见,而非重现。病毒比我们人类更古老,人类和病毒必有血战,且会多次交锋。它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从原来的状态奔逸而出,如此疯狂?灾难起兮,从何而来,如何应对?它何时离去?还会不会再来?面对无数问号,人们须做出深刻反思,汲取经验和教训。
    为所有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加油!为所有在病痛中顽强求生的新冠病毒患者加油!为所有中国人民在大灾大难中迸发的勇气和坚忍加油!
    春天已经来了,夏天还会远吗?
    沼泽处,你的心智要成为纤夫。精神明朗坚定,情绪安稳平和,助家国度过危厄!
    毕淑敏2020/2/9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罗纬芝抱着双肘,站在窗前,目光茫然地看着初春的城市。
    救护车扯着裂帛般的鸣笛飞驰而过,所向披靡。其实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必要。街上空无一人,商铺大门紧闭,食坊没有一点热乎气,既没有食客,也没有厨师。只有盛开的花朵和甜美的香气依然开放与游荡,生机盎然地装点着冷寂的城市。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里,所有的人都选择龟缩在家里,此刻封闭自己是最大的安全。
    电话铃响了。
    罗纬芝吓了一跳。人在漫无边际遐想的时候,好似沉睡。
    “你好。”她拿起电话,机械地应答。
    “你好。罗纬芝吗?我是文艺家协会。”对方是个女子,恳切地说。
    “哦,你们还在上班?”罗纬芝惊诧。瘟疫期间,除了那些为了维持国计民生必须坚持的部门仍在勉力运转,其他单位都处于半瘫痪状态。艺术家协会似乎不在重要机构之列吧?看来这个协会要么是极端敬业冒死上班,要么就是另有使命。
    “在上班,但不是在班上,而是在家里。我是秘书蓝晚翠,有要事相商,不知道是否打扰?”对方声音甜美。
    百无聊赖啊,有人来打扰,也是意外刺激。
    “你好蓝秘书。瘟疫这样严重,你们还能做什么事儿呢?”
    “听说它叫‘花冠病毒’。挺好听的名字,没想到这么残酷!死了这么多人,既没有特效药,也找不到传播途径。这样下去,事态也许会失控的。”蓝秘书回应。
    两人议论了一会儿花冠病毒,都知道自己所说的,对方也明白。人们能获得信息的渠道,都来自抗疫发言人的讲话。不过,除此以外,还能谈论什么呢?传播那些似是而非的谣言?比如喝酱油可以防病,街上的酱油早就抢光了。想到这里,罗纬芝苦笑了一下,说:“我们家没抢到酱油,刚好常用的老抽也使光了,现在顿顿吃的菜容颜寡淡,好像久病不愈的结核脸一样毫无颜色。”
    蓝晚翠叹道:“罗作家不愧有医学背景,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肺结核。”
    罗纬芝纠正说:“不是肺结核。肺结核因为毒素的影响,脸蛋会有病态的红晕。我说的是其他的结核,比如骨或是子宫什么的。后者就是干血痨。你想啊,血都干了,还能有什么颜色啊。”话说到这里,罗纬芝觉得有点不妥,从酱油说到干血痨,够晦气了。
    好在蓝秘书是通达之人,她很关切地说:“我家的酱油还有两瓶,要不然,我送您一瓶吧。吃菜总要有点颜色,不然没有食欲。”
    罗纬芝有点感动,她不认识蓝秘书,瘟疫之时人家能出手相助,虽说家里还有足够的咸盐可以应对,总是心中温暖。不过危难时刻,突然打来电话,必有要事相商。闲言碎语铺垫得越长,越说明这事儿不同凡响。如果是熟人,她也许会说:“有什么事情就照直说吧,不用绕这么大的圈子。”因为生疏,没法单刀直人,只能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等待图穷匕首见。
    终于,蓝秘书触到她的来意了。“这场瘟疫如此蹊跷,领导指示要组织一个特别采访团,亲临一线部门。这个团已经聚集了各路专家,马上出发。现在需要一名作家参加,有医学背景,还要有不错的文笔。协会的领导刚才通过电话讨论了此事,希望您能参加这个团。”蓝秘书明显心虚,听出来她咽了好几次唾沫。
    罗纬芝像被抽了一鞭子,背脊兀地挺直了,手心的话筒变得滑腻,险些掉在地上。大疫之时,生死未卜,立即出发,亲临一线?!
    “能不去吗?”她第一个回应来自下意识。
    “您不愿意参加,没有任何法子强迫您去。”蓝秘书的声音透出失望。
    罗纬芝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如果强迫她,她就斩钉截铁地拒绝。你让她自己来决定,她就迟疑了。问:“为什么偏偏要让我去?”
    蓝秘书敏锐地觉察到了一线缝隙,说:“这个任务,很危险。现在参加的都是男人,没有一位女性。领导上研究,觉得还是要有女性参加。人类一场灾难,我们女子也不能袖手旁观……”
    罗纬芝讨厌大道理,说:“那天下女子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让我去呢?”说这话的时候,电话里的音效起了变化,声音好像被塑料薄膜裹了起来,遥远模糊。
    “您能听清楚吗?”她问。
    “很清楚啊。怎么啦?我这里很好的。”蓝秘书的声音细弱,凑合着能听清。
    罗纬芝说:“我这里也好些啦。”其实对方的音质依然模糊,不过既然那边可以听清,谈话就能勉强进行下去。瘟疫流行期间,也许电线发生了某种异常。算了,不管它吧。
    “我们说到哪儿了?”罗纬芝恍惚。
    “说到您可以不去。您问为什么是您。反正您不去,就不必问为什么了。”蓝秘书把刚才罗纬芝因通话质量不佳引发的走题当成了推托,也没兴趣深谈了。
    罗纬芝不高兴地说:“我想问清楚为什么。人是需要理由的,不管我去不去。”
    “好,那么我告诉你。第一,你是医学院毕业的,之后你又修了法学的硕士和心理学的博士,属于内行。第二是你的身体素质好,瘟疫大流行时期,我们不能把一个病人派到第一线去,不要说采访第一线情况了,他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第三,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觉得你文笔还行。就算前两条都具备,若是你写不出来,无论对眼前还是对历史,都是遗憾。怎么样?您是否满意了呢?如果您觉得这个答复可以过关的话,我就放下电话了。”蓝秘书的声音依然悦耳,但交替使用的“您”和“你”,已经透露出倦怠。
    P5-7

 
千禧彩票注册 河南福彩网 辽宁快乐12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 上海天天彩选4 湖北快3开奖 上海11选5开奖 宁夏11选5玩法 辽宁11选5走势图 辽宁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