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11选5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红楼未完人间有戏(红楼梦里的治愈哲学)

  • 定价: ¥45
  • ISBN:978755942483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13页
  • 作者:陈艳涛
  • 立即节省:
  • 2018-09-01 第1版
  • 2018-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红楼梦》是部伟大的现实主义著作,它的伟大之处在于那种深刻细致、浩如烟海的与生活的对照和对生活的描摹,让你无处不在地能从中发现现实生活。在《红楼未完人间有戏:红楼梦里的治愈哲学》中,才女陈艳涛解读出符合当下时代的人生奥义,让你从这部百年巨著里,获取成功的奥秘。
    一部《红楼梦》,滋养百代人。世界文学名著里的中国力量,老祖宗留下的生活智慧,教你应对今天的人情世故、世间冷暖。
    陈艳涛说:“我生活中的很多人、很多事似乎都会让我想到《红楼梦》里的某个场景。这种彼此对照,尽管隔着几百年的时光,但一点儿也没有隔膜和距离。《红楼梦》就是我们现实生活的一面忠实的镜子,和年代和距离无关。”说的极是,和300年前那个你,打个照面;与今天的自己,握手问好。
    一部巨著的解读,一场心灵的盛宴,一次灵魂的旅行。

内容提要

  

    《红楼未完人间有戏:红楼梦里的治愈哲学》既是一部揭秘红楼智慧的随笔集,又是一本剖析人情百态的指南书,本书告诉你,红楼不是梦,而是真实的人生,蕴含了丰富的人生智慧。资深才女陈艳涛,痴爱红楼,参悟人生,将自己的阅读体验、成长经历、职场感悟融为一炉,内容囊括爱情真谛、职场真经、官场阴谋、教育理念、性格解密、心理根源、世俗人情。

媒体推荐

    近来很多“解红”的,不足通篇阴谋论。教人做马道婆,就是变成职场成功学,教人做贾雨村。陈艳涛却是教人以薛宝钗的淡定心气,同时又保持着林黛玉的敏感度来观看世界。她懂现代社会,读《红楼梦》的时候有一份“前媒体人”见多识广的犀利,但又有媒体人离社会“退一步”、被文墨书香濡染的大气。她对于赵姨娘,甚至给了比曹雪芹都慷慨的包容。你读了一定会有收获。
    ——作家  六神磊磊
    读红楼宜在少年时,怡红少年逢警幻仙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最美最惬意;而亲爱的艳涛。你延宕了这么多年。今夕回首品红楼,崮然是知其所以然了,付出多少代价,我可不敢动问呢。不过,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纵然是细数幻灭,毕竟是与美为伍、与情周旋,还是值得羡慕的小时候营生。
    ——编剧  史航
    这本书写尽《红楼梦》里的职场、情场、商场乃至战场。陈艳涛的笔下,小至一件礼物,大至一场爱情,她一一刻画解读,把自己的人生经验化入对《红楼梦》的解读,细节里别有洞天,笔触里有女性特有的温柔却不局限于温柔,其淡定犀利,也令人难忘。
    ——作家  陈思呈
    古典音乐的传播,是要花力气的。古典文学也一样,传播手段很重要。我认为陈艳涛这本书足一个非常好的方式。我以后要买一一堆这个书送给我的唱戏的、跳舞的、奏乐器的朋友们。
    ——作曲家  郭文景

作者简介

    陈艳涛,《新周刊》杂志前执行总编、新周刊新媒体公司前董事长,现任建投书店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文化名人,曾出版《花非花 梦非梦:后来读懂的<红楼梦>》。

目录

辑一:好了歌:世相斑斓,你我皆醉
  世间最寒和最暖的礼物
  “王熙凤们”的职业病
  大众的罪恶和狂欢
  假如《红楼梦》和张爱玲也深陷抄袭门
  古典文学里的春光乍泄
  《红楼梦》和《金瓶梅》谁更优秀
  《红楼梦》提供的解脱之道
  他们作为loser和巨婴,为何迷人
  中国式贵族
  一桩失窃案引出的危机管理课
辑二:枉凝眉:情深几许,心酸不已
  她的恋爱都是从借钱开始
  “凤凰男”的爱情
  我的前任是极品
  至亲至疏夫妻
  相见欢不如相看两不厌
  我能想到最彪悍的爱
  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暖男”的境界
  她死于心碎
  撼山易,撼大叔难
  你是如此凉薄,怎能怪命运对你苛责
  你就是医我的药
辑三:堪不破:颜面好看,全靠修炼
  戏中戏
  限制你想象力的,不只是贫穷
  遇见你,就是遇见最真的自己
  生命下落时的姿态
  温柔的罪恶
  什么样的人算高情商
  痛苦地醒着,还是甜蜜地睡着
  就是这么个女汉子
  老百合也有春天
  上天给戏精预备的,也许是死亡的大锤
  人生一如凝望无言的风景
  为什么那么惧怕文艺
  吵架高手修炼指南
辑四:夭桃盛:美好如斯,生有可恋
  越冷感,越性感
  量身定制的才是真正的灵魂美食
  为什么《金瓶梅》热爱五短美女
  黛玉的物哀
  假如黛玉活在今天的真人秀里
  大观园里的生活家
辑五:留余庆:父母之心,深爱相随
  五行缺赞
  你走过的路,我不会重复
  熊孩子成长史
  是青春教科书,也是父母必读一课
  男要穷养篇
  女要富养篇
  和《红楼梦》中人一起过中国除夕

前言

  

    哪有“早就看穿了一切”,真相常常由慢性子发现
    闫红
    薛宝钗对林黛玉到底真的欣赏疼惜还是虚情假意,一直是大众争论的焦点,大多数人坚持认为薛宝钗是为了麻痹对手,但是难道她认为黛玉暗地里能使出什么手段吗?真的想对付黛玉,倒不如激怒她,她的情绪化,使她有时难免失态,在众人面前失分,即便从斗争技巧上说,聪明的宝钗都不用私下里对黛玉表示友好。
    我更愿意相信宝钗是真心喜欢黛玉,她的聪敏,让她比别人更能看懂黛玉的好。书中有一例,贾母让惜春画大观园,惜春跑来请假,说暂时不能参加大观园诗社。李纨给了她一个月的假,惜春还嫌少。黛玉感觉到惜春的那份疏离,不由取笑道:“论理,一年也不多,这园子盖就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得二年的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纸,又要着颜色,又要……照着样儿慢慢地画,可不得二年的工夫?”
    宝钗立即领略到黛玉的幽默感,对“慢慢地画”四字赞叹不已,说昨儿凤姐说那些笑话儿虽然可笑,回想是没趣的。黛玉这几句话,虽没什么,回想却有滋味,她倒笑得动不了了。
    她说的很对,凤姐的那些笑话,虽然鲜辣生动,却不过是一种停留在感官刺激层面上的诙谐,黛玉的幽默感,却是来自于她对人性的洞察,说出来的话看似朴素,实则大有意味。在阅读陈艳涛的读红大作《红楼未完,人间有戏》的过程中,我常常想起宝钗的这话,拿来评价我眼前的这部书稿也可以。
    虽然我写过两本关于《红楼梦》的书,平时却不怎么跟人谈红楼,怕破坏了本来貌似良好的气氛。《红楼梦》完全可以拿来作为测量“热毒”的试纸,许多看似温和的人,一谈起红楼,都会呈现出一种突发性的激烈。开始激烈,开始奋不顾身地打击异己,据说有老人家还闹到几挥老拳,为了拥钗还是拥黛。
    对于这种像吃了生姜一样“辣辣的”气氛,我通常设法回避,偶尔也看看这种风格的文章,因为已经处于安全领地。我理解那种激烈,太复杂的东西,总无法一言以蔽之,当善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冲突,也互相抵消,无法提炼出铿锵有力的金句,听众没准就会失望地走开了。
    无论是言说还是著文,做个理中客都是冒险的,它意味着,你拒绝了红油赤酱,拒绝了味精或是鸡汤宝,你不打算满足读者的阅读预期,那么你就要做好被读者拒绝的心理准备。好在,看陈艳涛的娓娓道来,她也并不打算和谁挤眉弄眼互拍大腿热泪盈眶,她知道自古套路得人心,可是,她就是不打算那么干。
    对书中的每一个人,她都有大无情,即便喜欢林黛玉,也不打算为了捍卫她的爱情而战,她欣赏薛宝钗,也能来几句调侃,对于贾母,她更是目光如炬,说她“生于豪门之家,享受过荣华富贵,也经历过大风大浪。作为贾府的最高统治者,当贾家败落无可避免之时。贾政、贾珍、王夫人等人都乱了阵脚,除了啼哭悲伤外,谁都没了主意……贾母显出了她世事洞明的气度来。她开箱倒笼,将平生积攒都拿出来,一一分派。除了分给诸位子孙媳妇的之外,她更细致到连将林黛玉的棺材送回南方的500两银子都准备妥当。”
    但陈艳涛也并不为尊者讳,指出,贾母“有她强硬无情的一面……当凤姐撒谎说尤二姐得了痨病而死时,贾母说或者烧、或者拉到乱葬岗上去埋了吧,就宣判了尤二姐最终的命运。她也说过袭人,因为袭人母亲死了所以她没有参加宴会,贾母就不高兴,说做奴才的讲不起这个理。”
    她也能体恤那些被唾弃者,看《红楼梦》,一直觉得最招人厌的是贾环,赵姨娘在彩云面前还有些温度,贾环从头到脚都是阴损冷酷的,但陈艳涛却分析贾环也不是天生的熊孩子:
    “贾环还是个孩子,时常呈现出一些任性顽皮的孩子天性,却常常被赵姨娘以自己狭隘阴暗的见识,给予贾环另类的解读。贾环和莺儿用棋子赌小钱玩,输了钱吵起来,贾环哭着回到家,被赵姨娘大骂。贾环和莺儿的争执,其实不过是小孩子吵架,却被赵姨娘解读成贾环自找欺负,下流没脸,这样的言传身教,只能让贾环更委屈,也越来越自卑。贾环不相信人和人之间有真诚的信任关系存在,而爱和亲情,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距离贾环越来越远。”
    而这些东西会产生连锁效应,贾环的冷酷伤到最爱他的那个人,就是彩云,陈艳涛在《世间最寒和最暖的礼物》里写到,最为辛酸的礼物,就是彩云送给贾环的,彩云喜欢贾环,又被贪财愚蠢的赵姨娘撺掇,偷拿了王夫人房中的玫瑰露和茯苓霜等东西,私下赠送给贾环。后来险些事发,多亏宝玉帮助遮掩才得了结,这反倒引发贾环的疑心,怀疑彩云和宝玉有私,甚至说要告发彩云偷窃,让人看得齿冷心冷。
    陈艳涛说,那些“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的礼物,就像是彩云的心事和命运,托付给了不值得的人,留给她的,就只有委屈悲伤和被辜负。
    无论是对于贾环的体谅,还是对于彩云的感同身受,都呈现出陈艳涛感受的立体性,对于书中的每一个人,她都不谬托知己,却能做善意理解。
    有意思的是,这本书中,还有数次拿红楼梦和金瓶梅对照,比如写王熙凤揩惯了油,都成了职业病,丈夫贾琏麻烦她一下,她也要雁过拔毛,陈艳涛就把这个情节和《金瓶梅》里的西门庆对照,说游手好闲的他,也曾经犯过职业病。
    “林氏请托西门庆帮忙断开那些勾引其子王三官嫖妓的帮闲。于是西门庆派人抓走几个帮闲,在公堂上义正词严的责骂了这些人。也许是这种正大光明的堂上感觉太好,他开始进入了某种正派人角色,似乎忘记了他本来做这件事的私心,和自己日夜与一群帮闲在妓院鬼混的行径。以至于直到回家还未走出这种角色感,他把自己责罚帮闲的过程跟妻子月娘细说了一遍之后,还大义凛然评论说:‘人家倒运,偏生出这样不肖子弟出来……年小小儿的,通不成器。’”
    不是她说,我都没发现西门庆还有这萌萌哒的一面。就连“任是无情也动人”的薛宝钗,她也能从《金瓶梅》找出相对应的人物:
    “《金瓶梅》里,颇有心机的妓女郑爱月就很懂得运用冷淡的力量。西门庆升官后,令附近各个妓院的妓女都来捧场,唯独郑爱月不来,被干呼万唤请来后,西门庆指着她责问,她也不解释,笑着一低头。之后西门庆去看她,郑爱月又故伎重演,迟迟不出来厮见。但偏偏她的‘冷淡’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西门庆特别着迷,郑爱月给自己设计的这个神秘、难以到手的形象,让西门庆深陷其网,不能自拔。”
    我倒不觉得宝姐姐的禁欲感是设计出来的,她待人接物,都是不加掩饰的冷静现实,比妙玉更像大观园里佛系人物。不过,陈艳涛讲的也原本不是宝钗是怎么回事,而是从观者的接受角度,她还捎带着分析了一下禁欲系男神走红的原因:“因为他们代表的是自制力、品位和内涵,还有精神洁癖,与日常烟火气的距离。”
    这样的一本书,有“我”又无“我”,作者没有那种强烈的代入感,不会把自己的爱憎悲喜,借臧否书中人物表达,但阅读的过程中,你又能看到作者的经历、见识、阅读史的风云际会和风起云涌,可以随她一起见天地与众生。
    所以,这是一本慢慢写因此也须得慢慢看的书,那种慢,也许能帮我们滤去表演欲和讨好型人格,诚意十足地感受字里行间的幽微之处。其实哪有什么“早就看穿一切”,世间真相,常常是由慢性子发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世间最寒和最暖的礼物
    《红楼梦》《金瓶梅》里提供了很多送礼的范例,是成功指南还是失败案例,见仁见智,但这些礼物背后的故事却让人感慨万分。
    每到年节或是什么特殊日子,有一项支出就必不能省,那就是买礼物。礼物还不只是花钱的问题,还体现一个人的品味、情商、办事能力,所以知乎上动辄就有人问该送某某什么礼物好,答案里有很多精彩的故事。
    其实,《红楼梦》《金瓶梅》里也提供了很多送礼的范例,至于是成功指南还是失败案例,就见仁见智了。
    大多数人的礼物都是送个人情,走个过场,但人情过场更讲究形式,门道更多。
    宝玉是荣国府里的中心人物,被贾母和王夫人看得如珠似宝,众人自然知道讨好宝玉的重要性。宝玉过生日时,上上下下的人送来的礼物就非常有代表性,清晰地体现着每个送礼人的身份、地位,甚至是和宝玉的亲疏远近。
    远一点的,有张道士送了四样礼,换的寄名符;“还有几处僧尼庙的和尚姑子送了供尖儿,并寿星纸马疏头,并本命星官值年太岁周年换的锁儿。”这些都是合乎出家人身份的寿礼,不值钱,但取其祝祷平安、长命百岁的意头。
    近一点的,有宝玉的舅舅王子腾送来的,“仍是一套衣服,一双鞋袜,一百寿桃,一百束上用银丝挂面”。“仍是”一词用得好,说明这位贵为九省都检点的舅舅每年都是老一套,并没有随着宝玉年岁的增长而有所变化。这些程式化的礼物想必都是由王府内的相关人采办并安排好的,这位舅舅不会花心思在这些小事上。这些礼物都颇具家常味道,难免会让想一窥巨富之家如何出手豪阔的人失望。
    宝玉的姨妈、日后的丈母娘薛姨妈处比他的哥哥王子腾减一等。虽数量有减,内容却差不多。想必这就是当时大户人家长辈给小辈生日礼物的定制。
    同辈的薛蝌送的是巾扇香帛四色寿礼给宝玉,收了礼的宝玉还得过去陪他吃面。“两家皆治了寿酒,互相酬送,彼此同领。”——重点不在于寿礼,而在于礼数。
    与宝玉更近的家人里,尤氏“仍是一双鞋袜”。又是“仍是”,可见又是一个走过场、年年相同、毫不惊喜的生日礼物。
    凤姐送的“是一个宫制四面和合荷包,里面装一个金寿星,一件波斯国所制玩器。各庙中遣人去放堂舍钱”。到凤姐这里,才看出了一点儿惊喜。没有“仍是”字眼,可见凤姐是花了心思给宝玉准备的礼物,荷包和金寿星不出奇,能吸引宝玉的,想必是“波斯国所制玩器”,这是只有荣国府当家人凤姐才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也符合宝玉此时还未成年的特点。
    刘姥姥进贾府,误闯进宝玉的怡红院内时就看到里面陈设着好些洋摆设洋玩意儿,是她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想必有些就是每年的生日礼物。“各庙中遣人去放堂舍钱”的举动是为宝玉祈福,这样出手豪阔的行为背后必有贾母的支持,以做慈善来为最钟爱的孙子保平安。
    和宝玉关系最近的姐妹们,送起礼物来反而随意,“姐妹中皆随便,或有一扇的,或有一字的,或有一画的,或有一诗的,聊复应景而已”。她们和宝玉之亲近,是发自内心的,不需客套和俗礼,所以更加兴之所至,更具文艺精神。
    也有妙玉那样事事追求标新立异的女文青只送了一个字帖当礼物的。只是这个“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的一张粉笺子,却让“宝玉看毕,直跳了起来”。可见,对于轻名利重情义的人来说,礼物不在于是否贵重、是否特别,“谁送”和“怎么说”才是重点。
    对于今天的很多人来说,比起礼物,在微信上发个大红包是更实在、更不会落空的送礼方式。因此,倘若你想不出送什么好,那就直接送红包吧。若钱不够,那就众人凑。
    宝玉过生日时,平日和他关系亲密的怡红院的丫鬟们就凑钱置办了一桌酒席。袭人和晴雯、麝月、秋纹四个大丫鬟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等人每人三钱银子,凑成了三两二钱银子。
    这么说可能读者没有概念。晴雯、麝月们的月银不过一两,芳官等人不过五钱银子左右,换句话说,她们是拿出了当月薪水的一半甚至更多来凑份子,给宝玉过生日。这样的情分,比起九省都检点大人或是尤氏那些年年岁岁一模一样的礼物来,更让人温暖和感动。
    所以宝玉又欢喜又不安,“他们是哪里的钱,不该叫他们出才是。”晴雯抢白他,“他们没钱,难道我们是有钱的!这原是各人的心。哪怕他偷的呢,只管领他们的情就是。”
    这痛快伶俐的话只能来自晴雯之口,一句“这原是各人的心”就点明了这世间所有用心准备的礼物的动人之处。
    整部《红楼梦》里,最让人心酸的礼物是来自王夫人的丫鬟彩云。
    彩云喜欢贾环,又被贪财愚蠢的赵姨娘撺掇,偷拿了王夫人房中的玫瑰露和茯苓霜等东西,私下赠送给贾环。不料此事被王夫人的另一个丫鬟玉钏发现吵出来,虽然因彩云死不承认,反咬一口,暂时无事,但因此事牵连众多,厨房的柳嫂及其女柳五儿也无辜被卷入,所以赵姨娘生恐彩云被查诘出来,每日捏一把汗,到处打听信儿。
    直到有天彩云来告诉她说:“都是宝玉应了,从此无事。”赵姨娘方把心放下来。谁知贾环听如此说,便起了疑心,将彩云之前私赠之物都拿了出来,照着彩云的脸摔了去,说:“这两面三刀的东西!我不稀罕。你不和宝玉好,他如何肯替你应。你既有担当给了我,原该不与一个人知道。如今你既然告诉他,如今我再要这个,也没趣儿。”
    彩云不料有此一出,急得哭了。百般解说,赌咒发誓,贾环执意不信,说:“不看你素日之情,去告诉二嫂子,就说你偷来给我,我不敢要。你细想去。”说完,摔手出去了。气得彩云哭了个泪干肠断。
    赵姨娘安慰彩云说:“好孩子,他辜负了你的心,我看的真。让我收起来,过两日他自然回转过来了。”说着,便要急着收东西。彩云赌气一顿包起来,乘人不见时,来至园中,都撇在河内,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自己气得夜间在被内暗哭。
    那些“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的礼物,就像是彩云的心事和命运,托付给了不值得的人,留给她的,就只有委屈、悲伤和被辜负。
    整部《红楼梦》里最悲伤的礼物,是柳湘莲和尤三姐的定情信物——鸳鸯剑。这是痴情的尤三姐嘱托贾琏问“萍踪浪迹”、经常“淹滞不归”的柳湘莲要的定情信物,是尤三姐想要的定心丸。
    所以贾琏声明必须是男方“亲身自有之物,不论物之贵贱”。而柳湘莲也是豪迈爽快之人,“素系寒贫,且在客中”的他,将贴身收藏的“传代之宝”——一把鸳鸯剑给了贾琏,让他拿去作为定情信物,说“弟纵系水流花落之性,然亦断不舍此剑者”。
    这掷地有声的赠言特别让人感慨,也准确地为所谓定情之物做了注解:人可以游荡,心可以如流水落花,但总有不舍之物给不舍之人,让人和物各自安定。即便日后有异心,出于对东西的不舍和珍重,也不能轻易舍弃赠物之人。
    难怪柳湘莲珍重,这把鸳鸯剑的确是宝物,“上面龙吞夔护,珠宝晶莹,将靶一掣,里面却是两把合体的。一把上面錾着一‘鸳’字,一把上面錾着一‘鸯’字”。尤三姐对这个礼物喜出望外,把它挂在自己绣房床上,每日望着这把“冷飕飕,明亮亮,如两痕秋水一般”的剑,自笑终身有靠。
    她的笑,是因为满含希望,以为自己终能和意中人相依相守,从此摆脱之前肮脏混乱的生活和过往,“终身有靠”。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越是将生命中所有的期盼和希望都寄托于此剑,被辜负后就越会感到失意和绝望。
    所以,当柳湘莲听了流言,对亲事反悔,来索要鸳鸯剑时,她就猜到“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她毫不犹豫,摘下剑来,出来便说:“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哪边去了。
    也许有读者会觉得尤三姐此举突兀,但如果结合此前她日日望着那把鸳鸯剑“自笑终身有靠”的举动,就会觉得合理了,她所有的希望都在一瞬间落空,反差之大,刚烈如她,才会毅然决绝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后来,愧悔之下,看破红尘之后的柳湘莲,也正是拿出那股雄剑,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便随道士出家,不知所终了。
    这把鸳鸯剑,不过是个小小礼物,却贯穿了这段情事的始终,将“定情之物”注解得百转千回,极为深刻。
    《金瓶梅》里也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礼物。比如让西门庆大为喜欢的礼物,来自王六儿,她托人送给西门庆的小礼物,是她剪下自己的一绺黑油油的头发,“用五色丝线缠成了一个同心结的荷包,两根锦系着做的十分细巧,又用一个小锦袋子里盛着清香的瓜子仁,这是王六儿亲口嗑下来的”。这两样东西都是既香艳精巧,又带着体温和爱意,难怪让西门庆欣赏不已。
    P2-11

 
浙江体彩6+1开奖 宁夏11选5玩法 安徽11选5走势图 安徽11选5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怎么玩 天津11选5分布走势图 上海11选5开奖 辽宁快乐12玩法 浙江体彩6+1开奖 辽宁快乐1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