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11选5

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老人与海(精)

  • 定价: ¥39.8
  • ISBN:9787533947354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123页
  • 作者:(美)欧内斯特·海...
  • 立即节省:
  • 2017-02-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8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老人与海》是欧内斯特·海明威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是著名的中篇小说之一。《老人与海》诠释了生命的高贵与尊严、人类坚不可摧的精神和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部伟大的、寓言般的现实主义杰作。另外几个短篇从不同的视角反映生活,对人性进行了深刻剖析,语言简洁而含蓄,充满象征意蕴。

内容提要

  

    《老人与海(精)》是欧内斯特·海明威于1951年在古巴写的一篇中篇小说,于1952年出版。是海明威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围绕一位老年古巴渔夫,与一条巨大的马林鱼在离岸很远的湾流中搏斗而展开故事的讲述。它奠定了海明威在世界文学中的突出地位,这篇小说相继获得了1953年美国普利策奖和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

目录

老人与海
译者后记

前言

  

    作家榜推荐词
    世上有一头豪猪,因为爱上艺术和女人而变成了海明威。
    他的一生基本上是不可模仿的,他的抑郁症不可模仿,他身体里227块弹片不可模仿,两次飞机失事不可模仿,四次婚姻不可模仿,十三次脑震荡不可模仿,他酗酒不可模仿,他打女人不可模仿,他去古巴吸大麻不可模仿,他到非洲猎杀狮子不可模仿,他16岁那年打架差点打瞎眼睛不可模仿,他62岁那年朝自己的喉咙开枪最终把脑袋打开花万万不可模仿。
    但他的一些好习惯受到这个世界的普遍颂扬,每天6点起床;听莫扎特;看戈雅的油画;将小说的最后一页修改39遍;每年读一次莎士比亚的诗篇。
    为了作品简洁,他饿着肚子写,用一只脚踮着地写,在寒冬中故意只穿一件单衣冻得瑟瑟发抖写。这些变态的写作让他的小说里几乎找不出一句废话来。
    他活着,是一个传奇,被伟大的马尔克斯膜拜;他的死,是一面丧旗,展开巨大的阴影,笼罩了海明威家族数十年,成为一个魔咒,让美国人谈虎色变。
    如果没有海明威,美国文学会怎么样?这不堪设想。但可以设想的是,看过《老人与海》的,是一种人;没看过《老人与海》的,是另一种人。
    有关《老人与海》,再也没有比他的老对手福克纳的说法更精妙了:那个老人,一定要逮住那条鱼然后又失去它;那条鱼,一定要被逮住然后又消失;那些鲨鱼们,一定要把鱼从老人的手里夺走;是他创造出这一切,爱这一切,又怜悯这一切。这一次,他找到了上帝。
    作为两个被上帝选择的宠儿,他与福克纳都是美国佬,他与福克纳却老死不相往来,他与福克纳都得到瑞典文学院的青睐,他与福克纳的文字都给这个宇宙带来了不朽的光辉。
    究竟,什么样的文字堪称不朽?我们需要怎样的慎重和纯洁?
    所有的原则自天而降:那就是你必须相信魔法,相信美,相信那些在百万个钻石中总结我们的人,相信此刻你手捧的鲁羊先生的译本,就是“不朽”这个璀璨的词语给出的最好的佐证。

后记

  

    虽然本科读的是外文系,此前却没有完整地翻译过任何书籍。二十多岁年轻气盛的时候,曾发愿,不翻译别人的作品,要让别人来翻译我的。其中潜台词,无非是我写的作品不会比他们差,也许还比他们好,凭什么让我做这种“再创作”的二手工作。这样的想法,当然是一种偏见。现在译了这本书,算是对得起外文系的出身了。
    这本书,我在学生时代就读过。其中的内容,现在几乎成了读书界无人不知的民间故事;硬汉的口号,也像汽车尾气一样,遍布城乡,令人生厌。要不是“作家榜”用了一年多时间来说服我,并且最终打动我,即使让我重新拿起这本书,或许都难。更不用说一字一句去翻译了。然而,听人劝吃饱饭,当我拿起这本书的早期原版,译到五分之一时,惊讶地发现,这件事做对了。在一间闹哄哄的路边饭馆里等着上菜,我读着书中的一些句子,几乎热泪盈眶。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以前我是个傻子吗?这样一部杰作,我竟然活生生放弃了。我竟然没有嚼出它的汁液,没有尝到它的美味,就随意吐出去。谁败了我的胃口,让我对海明威误解了三十年?
    一部杰作在转译过程中,变得平庸累赘,破碎支离,其中的韵律不见踪影,作者的良苦用心,变成了一团纠结的乱麻;那些讲解和分析,那些国内外的评价和吹嘘,又让一部杰作变成了被弱智化的主题,被抽筋扒皮的残骸。可怜的海明威,可怜的书,就像书里写到的那条大鱼,只剩下成为垃圾的脊骨,等着被潮水带走。
    一个作家,无论他用什么语言写作,若能写出一部人类之书,就是莫大的荣耀。海明威狼奔豕突一生,这本书是他留下的绝唱。其中的意象和语言,精密而结实,壮阔而哀伤。这本书和其他真正的杰作一样,以一喻万,言之不能尽,思之不能竭。所谓真正的杰作,几乎就是这样一种物质,不能被分解,不能被改造,不能被提炼。它必须整体呈现,如同那条大鱼,它的上浮过程几乎无休无止,水流从它身体两侧倾泻而下。
    我不是专职的译者。我可能只译这一本。种种机缘巧合,促成了这件事。我想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把这件事做好。
    我希望作品的汉语译文,不再是原作的汉语说明书,换言之,它本身的文字应该就是一部杰作应该有的文字。所以我用很笨的方式考验它。连续三周,共计九课时,我让学生在没有预先准备的情况下,当众接力朗读。听众约有十数人,分属几个不同专业和年级。在全部的朗读过程中,每一位听众,我也在内,只要对译文的意思或听觉感受有疑问,即可随时叫停,提出修改的建议。我想让在场每一个人,“用听觉去看懂”作品的每个句子。做到了。
    《老人与海》的故事发生在古巴,当地语言为西班牙语,作者在行文中不止一处使用了西班牙语词汇,并未另行加注。为尊重原著风貌,译文保留其中部分词汇,并加括号标明词义。我希望这部小体量的杰作,在阅读中不被注释的记号扰乱节奏。连绵起伏的诗意,是它行文的基本特征。 有人问,翻译这本书的时候,有没有梦见海明威,他和你交谈时还用英语吗?我说梦见过,记不清他说的是英语或是汉语。我说,好在1961年之后,他已经突破了人的局限,说不定还懂得了所有的语言,深奥难学的汉语,对他来说也不再是障碍吧。 还有人问,你的译文怎样?算不算好?我真想这么回答:如果海明威同学用汉语写,语感未必好过这译文。这么说,太狂傲。那就学着谦卑些吧,老人说,这不丢脸,也无损于真正的骄傲。“如果海明威用汉语写作,我想知道这部作品到底会是什么样子。”这么说,就好多了。 既经我手,必有我气息。努力抑制这气息,让它不要太重,不至于遮蔽了原作的面目和气息,是我在翻译过程中着力克服的困难。 我希望对得起这本书的作者,用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方式感谢他。我想说,虽然错误在所难免,我做得还不错。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他是个老人,孑然一身,驾着小船,在墨西哥湾流中钓鱼,如今已是连续八十四天一无所获了。最初的四十天里,有个男孩跟随他出海,但在整整四十天没有钓到鱼之后,男孩的父母对他说,这老人现在绝对是一条翻不了身的死咸鱼,倒霉透顶。在他们的安排下,男孩跟了另一条船,头一个星期那条船就弄到三条好鱼。老人的小船每天回来时都空空如也,男孩看见,心里难过,每次都走下海滩,帮着老人搬卷好的鱼线,搬拖钩和鱼叉,还有卷在桅杆上的船帆。那船帆用面粉口袋打着许多补丁,卷拢着,像一面永恒失败的旗帜。
    老人消瘦而憔悴,颈后布满深深的皱纹。热带海洋上太阳反光造成的良性皮肤癌在他面颊上留下棕色斑点。那些斑点顺着面部两侧,一直延伸下去。他的双手布满很深的褶形伤疤,那是用鱼线拖曳大鱼时留下的,然而所有的伤疤,没有一处是新的,它们都很陈旧,如同无鱼的沙漠里,那些遭到侵蚀的痕迹。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苍老的,只有他那双眼睛除外。他的眼睛蓝得像海水,欢快而不屈。
    “圣地亚哥,”当他们离开小船停靠处并向岸上走去时男孩对他说,“我又可以和你一起出海了。我们有了点钱。”
    老人教男孩钓鱼,男孩喜欢他。
    “不,”老人说,“你跟了一条幸运的船,就跟着他们吧。”
    “可是你别忘记,你曾经八十七天没有钓到鱼,然后我们一起连续三个星期每天都钓到了大鱼。”
    “我没忘记,”老人说,“我知道你离开我,不是因为对我没信心。”
    “是爸爸让我离开的。我是个孩子,所以我要听他的。”
    “我知道,”老人说,“这很正常。”
    “他没有太多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我们有,不是吗?”
    “当然,”男孩说,“我可以请你在露台酒吧喝杯啤酒吗?然后我们再把东西拿回家。”
    “好得很,”老人说,“一个渔夫请另一个渔夫。”
    他们坐在露台酒吧,许多渔夫拿老人寻开心,而老人并不生气。上了年纪的渔夫中,有一些看着老人,很难过。不过他们并没有表露出来。他们只是有礼貌地谈起了海流和他们放鱼钩的深度,还谈起了持续的好天气,以及他们在海上的见闻。当天有所收获的渔夫们已经回来了,并且已经收拾好他们的马林鱼。鱼放满了整整两块木板,每块木板的每一头由两个人抬着,颤颤巍巍地走向鱼库。在那里,这些鱼会被装上冷藏车,送往哈瓦那的市场。那些捕到鲨鱼的人会把鲨鱼们送到海湾对面的鲨鱼工厂,在那里,它们被吊在滑车上,它们的肝被取掉,它们的鱼翅被割掉,它们的皮被剥掉,它们的肉被切成条状,以备腌制。
    刮东风的时候,鲨鱼工厂的气味会越过港湾飘过来;而今天,那种气味很微弱,因为转成了北风,又渐渐停息了,露台酒吧那儿阳光充足,令人愉快。
    “圣地亚哥。”男孩说。
    “嗯。”老人应道。他端着玻璃杯,正想起多年前的往事。
    “我可以出去给你弄点明天用的沙丁鱼吗?”
    “不用。去玩棒球吧。我还能划船,罗杰里奥会帮我撒网。”
    “我还是想去。即使不能和你一起钓鱼,我还是想给你帮点儿忙。”
    “你已经请我喝了啤酒,”老人说,“你是一个男子汉了。”
    “你第一次带我上船的时候,我多大?”
    “五岁,那天我过早地把鱼拖进了船舱,它几乎把小船撕成了碎片,害得你差点送了小命。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鱼的尾巴砰砰拍打着,船板都给拍断了,还有用棍子打鱼的声音。我还记得你把我扔到船头去,那儿堆着湿漉漉的鱼线。我觉得整条船都在颤抖,你用棍子啪啪打鱼的声音,就像是在砍倒一棵树。我浑身都是甜丝丝的血腥味。”
    “你当真记得那些,还是后来我跟你说过?”
    “从我们一起出海到现在,所有事情我都能记得。”
    老人用他那双被太阳灼伤却充满自信和慈爱的眼睛看着他。
    “如果你是我的孩子,我一定会带你出去赌一把,”他说,“可你是你父母的,而且你还跟了一条幸运的船。”
    “我可以去弄点沙丁鱼吗?我还知道从哪儿能弄到四个鱼饵。”
    “我今天还有剩下的。我把它们腌在盒子里。”
    “让我给你弄四个新鲜的吧。”P3-7

 
上海天天彩选4 福建快3走势 安徽11选5 辽宁快乐12 福建快三注册 快3在线投注 辽宁11选5 山东群英会直播 辽宁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